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全球矿业步入冬天中企迎来抄底海外矿产好时

2019-03-07 21:18:20

在经历了旺盛的中国需求之后,全球矿业已经步入冬天,无论是力拓、必和必拓这样的矿业巨擘还是FMG这样的后起之秀,进入2013年,或多或少地出现了财务问题。需求衰退成为2013矿业与财富(北京)高峰论坛与会者的一致判断,不过对于中国企业和资本方来说,似乎又到了抄底海外矿产的好时机。

业内权威人士认为,未来短时间内,铜、铁等主要消费金属的价格难以回暖,加上矿业巨头的高度垄断,因此中企的选择可能是从小入手,选择小品种的矿、收购小型企业。

无论是继续购买铁、铜等大宗商品,还是专注小品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风险并没有因市场转淡而降低,而且国际巨头的资产甩卖是否物美价廉尚待明确。

惨淡矿业

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高增长对基础金属产生的巨大需求所带来的矿业繁荣已经走到了尽头。2013年前两个季度,矿业巨头力拓和必和必拓先后更换了,其背景都是企业盈利大幅度下滑。

数据显示,目前相对于2010年底,全球主要矿业公司市值下跌幅度一般达30%~40%,2012年世界大型矿业公司净利润较2011年下滑40%~80%。

与此同时,世界范围内的矿业兼并重组也大幅萎缩。2012年全球矿业并购交易数1803宗,较2011年的2605宗,下滑超过30%。2012年并购金额1100亿美元,

全球矿业步入冬天中企迎来抄底海外矿产好时

较2011年的1490亿美元,下滑超过26%。如果剔除嘉能与斯特拉塔价值540亿美元的合并,实际下滑幅度达到62.4%。

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总裁助理王炯辉6月18日在参加2013矿业与财富(北京)高峰论坛时表示,全球矿业已经步入冬天,但在他看来是一个暖冬。

现在矿业公司进入了一个成本为王的时代,世界各大矿业公司都在进行战略性的调整,由大量投资转向控制成本,出售资产,削减开支。2013年上半年几大矿业公司的财务减记累计330亿元。

比如力拓在6月13日刚刚将其在美国的优质镍矿以3.25亿美元出售给伦丁矿业公司,业内人士认为,这一价格相对矿山价值偏低。

而来自CRU(英国商品研究所)的消息则称,未来几年内,必和必拓将剥离高达350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来自德意志银行信息)。我们认为这里的非核心资产指的是除铁矿、铜矿等主要业务外的部分。CRU高级分析师刘珍珍对表示,未来两三年内铁矿、铜矿价格仍会下行,小品种的铅、锌、钾等仍有机会。

同时,必和必拓暂缓了800亿美元扩大铁、铜、煤产能计划,暂不在铝和镍上进行新投资。

不过了解到,国际矿业巨头的收缩是相对的,它们的核心业务并未减少,比如力拓今年依然投入42亿美元扩大铁矿业务,同时投资的重点有向未来稀缺领域如石油、天然气和钾矿、页岩气等转移的趋势。

需求谜题

今年以来,铜、铝、锌、铅和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市场分析认为产能释放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业内提供的数据也的确能得出上述结论,2000年至2011年,全球铜矿仅新增产能170万吨,但2011年至2015年全球确定新增产能达到350万吨,未来还有新建矿山产能370万吨。

但来自矿业操盘人士的观点是,需求起了决定性作用,在他们看来,数字意义上的供应增加与实际市场供应之间往往有不小的差距。目前的矿业低迷并非供应增加导致,而是需求不足。中国罕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潘国成认为,很多计划中的项目因为灾害、罢工等不可预测的因素推迟了。

数据显示,全球在探在建大型铁矿工程261个、储量2118亿吨;中国在探在建大中型矿山66个、储量200多亿吨;从2013年至2018年,中国之外的几个主要铁矿石生产国累计新增产能超过9亿吨。

不过,2012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就达到了7.2亿吨,王炯辉说,如果按照7%的GDP增速计算,到2015年,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在14亿吨左右。

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认为,中国的GDP增速降至7%就相当于10年前的10%,因为发展的基数增加了很多。他认为未来20年,世界对资源、能源的需求将是现在的4至5倍,像中国对外的需求会很大。

如果中国企业能进一步节省成本,现在的铁矿石价格依然属于高利润矿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铁行业协会负责人告诉,铁矿石的卖方市场格局并没有改变,铁矿石的价格即使回落,空间也不大。

激进时机?

在投资人眼中,买矿就像买股票,很难买在点,对于全球矿业处境的判断在业内也难以达成一致。

中国的需求是刚性的,加上美国坚挺的复苏,欧盟走出债务危机,矿业的冬天很快就会过去。王炯辉呼吁中国的企业家抓住现在的好时机大胆出海买矿。

中银国际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翁宇英则认为,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但可以看看了,如果悲观的话大家都会悲观,现在还有人不悲观,就说明市场还没有到点。

翁宇英告诉,与2008年相比,此轮经济低迷是由上一轮政府救市所引发的,无药可救,只能靠市场的自然复苏,而美国经济的趋势性复苏在整体上是个利好,但中国的需求放缓将导致矿业的高利润终结,中美经济结构不同,中国是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买家,不过矿业依然有钱可赚。

而中国黄金集团海外部总经理童金虎则对表示,该公司将加大海外购矿的力度,他认为现在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个很好的收购机会,不仅仅是黄金,也包括其他矿产资源。

不过王炯辉认为,虽然矿业不会冷却太久,但未来新的增长点会是铀矿、稀土、钾、磷等小矿种。按照国家发改委的预测,中国磷矿的可采年限仅为20年,而钾盐目前已经供不应求。

对于王炯辉提出的小时代观点,很多矿业投资人并不赞同,他们认为五矿站在央企角度上看问题并不能反映整个海外收购的实际情况。

我不觉得是好的选择,尽管我们自己也投过磷肥的项目。广泛涉足金矿的联创投资合伙人陆巍对本报表示,钾肥、磷肥是和农业密切相关的,下游的买家相对具有垄断性,上下游关系很重要,否则就没有卖产品的渠道。现在很多国外的钾、磷矿都想卖给中国,他们都自己搞不定。陆巍认为,海外并购还是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进入熟悉的领域。

虽然全球矿业的入冬普遍被认为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抄底的好时机,但发现,中国企业相比2008年前后的乐观,多了几份谨慎。多位受访的企业家均表示,走出去前会认真评估风险和回报,而且会综合考虑各种不确定因素。

童金虎则指出,过去几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很积极,但并购前的风险评估做得不够,70%至80%是失败的,可谓损失惨重,学费高昂。

(:中冶有色技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