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胡樟大种果树屡败屡战多种经营效腰包鼓金

2019-02-03 06:13:00

  胡樟大是廿三里街道联五村人,在村里,你一般很难找到他的身影。尽管离家只有一公里的路程,但胡樟大每个月只回家一次,剩余的日子都“窝”在山上,伺弄着他的枣树和土鸡。

  盲目种柑桔,全军覆没

  “我这个人,不懂做生意,对种养殖却特别感兴趣。”胡樟大谦称,傻人有傻福,老实人自有老实人的活法。

  别看胡樟它还时时充满了诱惑与遐想大身材单薄,手上的力气却是不小,勤快、能吃苦,这在联五村是出了名的。1998年,村里20多亩的荒山沟招标,大家都嫌地块差,应者寥寥。也难怪,这块山沟荒废日久,除了荆棘就是杂草,因为以前开过采石场,遍地都是石块,开荒的成本实在太高。

  胡樟大接手的时候,就做好了几年不产出的准备。“我当时考虑很清楚,凡事都要花本钱的。”单单是挑石块,胡樟大就花了三年时间。

  2001年,整好地之后,胡樟大在山上种起了柑桔。“种的时候,也没怎么多想,脑子就一个念头,柑桔产量高,经济效益不错,而且技术要求也不高。”头一年,柑桔的长势非常好。

  2003年冬,突如其来的寒流和大雪把桔树都冻坏了。胡樟大的柑桔也没能逃过这个厄运,他的柑桔差不多是全军覆没。

  因地制宜,种冬枣

  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什么地里种什么果树,胡樟大总结失败的教训后,得出了这个结论。这块地,到底适合种什么呢?

  为了寻找这个答案,胡樟大去金华农科院不下6趟。在一次农业技术博览会上,胡樟大终于找到了“答案”。冬枣,耐旱抗寒,个大味甜。种植没问题。

  每棵30元,胡樟大仔细盘算了一番,觉得自己的资金不充裕,20亩地少说也要约十万引种费,而自己手头的余钱只能填1亩地左右。

  为了剩下的19亩地,胡樟大又开始往农科院跑,终于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可以用野枣树实施高位嫁接。

  得到这个好消息,胡樟大马上赶到山东,买了100多棵正宗树苗。然后,他又四处托朋友捎买野枣树苗

。“野枣树的价格就便宜多了,有好些都是人家送的。”胡樟大后来算计,单单就引种这一点上,他就省了近十万元钱。

  尝到了甜头,胡樟大往农科院跑得更勤了。今年10月份,参加了金华农业技术博览会,胡樟大再次开了眼界,技艺更是大有长进。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冬枣提早结果了。

  见缝插针,养土鸡、种药材

  “冬枣的间距大,20多亩的山林,很多地都空着没利用,我想整点东西弄弄。”于是,胡樟大就在空隙地里种元胡和贝母,每年又添了万元左右的收入。

  那时候,农家餐蔚然成风,农家土鸡的销路看好。胡樟大思考一番,决定尝试一下。2003年,他从萧山买了600多只公鸡,因为经验不足,批鸡成活率连80%都不到,只剩下400多只。下半年,国内出现了禽流感疫情,浙江省禁止外省的鸡鸭进入市场。可到过年时,他的鸡销量是供不应求。

  小赚一笔,第二年,胡樟大又养了3000多只鸡。在加强病虫害监测后,鸡的成活率上升到了90%。2005年,他再次扩大了养殖规模,养了8000多只,经过前两年的摸索,鸡的成活率更上了一层楼。

  今年,胡樟大创纪录地养了一万多只鸡。大家都说,养鸡容易销路难,胡樟大却很少有这方面的困扰。“其实,也没有什么,我的鸡不用饲料,喂的是玉米,营养好,更受欢迎。”胡樟大说,他的鸡批发价比人家的市场价还高。

  鸡啄杂草,省了农药费;鸡粪肥田,省了化肥钱;鸡肉卖钱,鼓了胡樟大的腰包。

河北普通电话机
广州宠物
抚顺原水处理设备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