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谷歌五角大楼我不跟你玩了

2019-01-11 22:02:26

硅谷Live /实地探访/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谷歌员工赢了!

硅谷周五(6月1日)消息,谷歌云计算业务主管 Diane Greene 宣布,谷歌与国防部合作的项目 Maven 在明年3月到期后,将不再续约。

这场三个月的谷歌 AI军事门 风波,历经千人上书抗议,十余位谷歌员工辞职,终于暂告一段落。

爆料:谷歌跟五角大楼合作

风波起源于三个月前。

今年3月,谷歌被媒体爆出与美国国防部合作,把人工智能技术用于分析无人机镜头当中。这个合作只是国防项目 Maven 的其中一部分。

从整个 Maven 项目来看,主要针对的是计算机视觉部分,通过人工智能分支的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技术,帮助无人机更好地从移动或静止图像中自动追踪感兴趣的对象 不管这对象是人还是器械。

这里面说的无人机,并不是我们常见的航拍无人机,而是军用无人机,美国很早就研制出了具备攻击能力的武装型无人机。

(军用无人机)

让无人机镜头更好捕捉各种对象,到底有什么用呢?

早爆料的《泰晤士报》认为,一旦使用人工智能来分辨视频图像,可能会用于改进无人机攻击目标的准确性。连美国军方也承认,人工智能的加入,能够在军事打击中提升度,还可以减少自家军队的伤亡。

打击敌人时更、能减少无辜百姓伤亡、还能减少自己人伤亡,听上去很好,不是吗?

但就是这个项目,带来了担忧,也带来了连续多个月的争议。

爆料者认为,这无人机项目可能与美国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等国家使用无人机空袭,导致数百名无辜平民致死的无人机有关。

无人机空袭导致平民受伤,这对处于战乱的国家来说,并不鲜见。

英国调查局曾在 2017 年公布过一个数据,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任期内,美国对巴基斯坦、索马里、也门发动了563次主要由无人机执行的打击,大约有384名到807名平民在空袭中死亡。

(抗议使用无人机打击平民的也门壁画)

尽管今年3月才被爆出谷歌跟国防部的合作,但在美国国防部的官方里,Maven 计划很早就透露出跟业界合作的意图。而且,国防部原本希望,合作成果会来得更早:2017年底,把计算机算法部署到战区。

(截图自美国国防部站)

就在国防部这篇官方稿里,美国副国防部长 Bob Work 说, 国防部必须在整个项目中更有效地整合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保持优于竞争对手的优势 。

而且,在这场讨论人工智能如何帮助赢得战争的科技峰会上,国防部官员 Col. Drew Cukor 坦诚,因为政府内部并没有机构能够满足人工智能技术上的需求,所以必须紧密地跟工业界的伙伴合作。

那工业界的伙伴是谁呢?Cukor 并未明说,但是他在会上提及了谷歌。他认为,五大互联公司正积极地追逐发展人工智能,而且 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前董事会主席施密特已经把谷歌称作人工智能公司,而不是一个数据公司。

有意思的是,在国防部站搜索施密特名字时发现,施密特担任了国防部旗下国防创新委员会(Defense Innovation Board)的科技顾问。

数千员工抗议,十数人辞职

谷歌不应该加入战争领域。

很快,一封来自谷歌员工的联名信公开了。

从4月初至今,近 4000 位谷歌员工签署了给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的抗议书,希望谷歌不要参与到国防部的 Maven 项目当中来。

除了退出 Maven 项目之外,员工在联名信中还希望谷歌应该制定、执行明确的政策,声明谷歌和其承包商未来都不参与到战争相关的技术中来。

(联名信截图)

联名抗议信的功效似乎并不大,谷歌对外发布声明说,公司与五角大楼的合作 专门用于非攻击目的 ,而且,提供的是类似开源算法 TensorFlow,这跟谷歌提供给其他任何使用云服务的客户是一样的。该技术 只被用于标记图像,再由人进行复核,旨在挽救生命并使人们不必做非常繁琐的工作。

显然,这次声明并没有提及谷歌会暂停这个国防项目,这让联名信里的一些员工直接选择离开。

上个月14日,美国媒体 Gizmodo 报道,超过十数位谷歌员工以辞职抗议谷歌的做法。一些员工甚至直言:

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已经对(谷歌)回应员工关注、聆听员工的方式感到越来越失望 ;

如果我不推荐别人来到这里工作,那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

直到上周四,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才在员工集体内部会议上透露,谷歌在制定一套指导准则,细节尚不清楚,但将禁止在任何武器装备上使用 AI。

又等了几天后,终于在今天(6月1日)等来了谷歌官方的终确认:谷歌跟美国国防部的 Maven 项目在明年3月到期后将不再续约。

这条消息是由谷歌云服务主管 Diane Greene 在谷歌内部宣布的,Diane 是谷歌内部高管对 Maven 项目的重要维护者。在谷歌人工智能科学家李飞飞曾表示反对的时候,Diane 作为李飞飞的老板,力挺了这个项目。

(Diane Greene,图自络)

谷歌跟军方合作多年

谷歌人,你们为什么现在才生气?

这是美国媒体 theOutline 对谷歌的发问。theOutline 是由前彭博的总监 Joshua Topolsky 打造的一个新媒体。这样的质问并不是毫无道理,因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谷歌并不是次跟美国军方合作了,早可以追溯到 2009 年前后。

早在2011年,美国国防部的一份预算文件透露,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的数据已经成功整合进了国防部的 Real-World 计划。这个计划主要是让士兵通过软件,在电脑上就能模拟战争实景训练。而整合计划,早在 2009 年就出现在官方文档里了。

2013年,国防部预算文件再一次提到谷歌业务。这一次,同样是谷歌地球,它的可视化测绘功能运用到了 全球战斗支持系统 里。这个系统能够追踪个体的身份、状态、全球货物从出发到终点的移动位置。

从2014年到2017年,谷歌通过旗下收购的一家公司 Skybox Imaging 与军方合作。这家公司在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可能并不为大家所熟知,但它非常擅长捕捉详细的地形照片和视频,2014年以5 10亿美元的价格被谷歌收购。2015年开始,Skybox Imaging 向海军研究实验室提供卫星图像。

密探在联邦合同和经费数据库()进行搜索时发现,以国防部、谷歌为关键词,谷歌作为合同承包商出现的次数为18次。

但是,谷歌并不是一家跟国防部有合作的科技企业。跟谷歌参与军事相提并论的,还有微软和亚马逊。亚马逊为国防部提供图像识别技术,而微软则为军队和国防单位提供云服务。亚马逊还是美国情报机构(CIA)云服务的主要提供商,与中情局曾签署了6亿美元的合同。

100年前的抗争

科学和战争的界限到底在哪里?类似的争议100年前就出现了。甚至有一位科学家为了抗议科学用于战争,自杀了。

1915年,次世界大战爆发。一位叫克拉拉的德国化学家,抗议把氯气用于战争,举枪自尽,死在儿子的怀里。

克拉拉抗议的对象,却是她的丈夫 的化学家弗里茨 哈伯。因为哈伯,就是那个帮助使用氯气来制造化学武器的人。

氯气,这种黄绿色、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剧毒气体,因为方便生产和伪装,是一种危险的化学武器。

当时,同为化学家的哈伯参与了德国的军事工作。在他的督导下,氯气作为化学武器首次部署在比利时的第二次伊珀尔战役中:

5730筒氯气,全部靠人力拖运到前线,当德军徒手打开,168吨氯气借风势被释放到空气中,直奔英法联军。

这是战争史上次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战役,德军伤亡3.5万,协约国1.5万人中毒,其中5000多人死亡。

但是,这次释放的化学毒气并未使德军在战局上有所突破,等待他们的,只是来自英国的报复性毒气袭击。

到底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军事上,会不会造成更大规模伤亡?又该如何避免高科技为军事作伥?100 年后,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但我们面临的是同样的道德和伦理争议。

一位离开的谷歌员工提议,谷歌会议室应该命名为 克拉拉 伊梅瓦尔 ,就是用以纪念这位因抗议科学参与战争吞枪自尽的化学家。

就在谷歌 AI军事门 风波爆发的同时,美国国防部的另一个计划已经在路上了,那就是联合企业国防基础设施计划(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JEDI)。这是一份价值100亿美元的单一合同,并将在年底之前决定谁将成为合作伙伴。

被认为有可能的胜选的三家公司?

谷歌、微软、亚马逊。

(头图自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硅谷密探是什么?

扎根于硅谷湾区的科技新媒体。为您带来正在发生的全球科技创新秘闻。

我们深度剖析海外产品、直播硅谷动态,连接中美创业者

哪里假发织发
新布丁众娱
个人信用贷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