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

赵继成2018黄金时代的结束错序幕才刚刚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3:46:11

AI+IoT、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正在通过产业互联的方式,切切实实的改变传统产业。

这几天,36氪上有篇文章《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刷屏了,作者盘点了ofo、P2P公司、游企业陷入困境的案例,得出结论2018年,水大鱼大的移动互联创业黄金10年,就此画上了句点。

文章引起了很多讨论,我读完后想起了彼得海尔一句话,历史是一出没有结局的戏,每个结局都是这出戏的新情节的开始。

一样是行将过去的2018年,作者看到了资本寒冬、P2P爆雷、游戏公司和影视公司倒闭我却看到了AI产业蓬勃起步、消费互联向产业互联升级迭代加速、排毒自清后的互金行业更为健康和理性

18年前,美国纳斯达克大批互联企业股价雪崩时,人们惊呼互联泡沫破裂,时期终结。但今天回头来看,那哪里是终结,只是开始,是真正黄金时代的开始!

所以,在我眼里,如果要定义2018年,我认为丘吉尔在二战中说的这句话也许更妥帖: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这不是结束,乃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仅仅是开始的结束。)

01 天堂VS地狱?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这是的时代,这是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2018年,我接触的企业有数百家,直接采访过创始人的企业也有近百家。就像狄更斯说的,有些正在直登天堂,有些正在直下地狱。

36氪稿子里提到的ofo,我也一直在关注。经历了2017年同享单车领域的狂飙突进,2018年的急转直下确实令人错愕,也使人倍感惋惜。

游戏行业也不景气。除了一些中小型游戏企业关门,连腾讯这样的巨头,收入都遭到了很大的冲击,股价大跌,反向推动了腾讯开启新一轮组织架构大调剂,从消费互联向产业互联升级。

P2P行业更是哀鸿一片。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就陆续有平台爆雷,2018年上半年达到高峰,下半年逐步趋稳。但无疑,今年是互金行业艰难的一年,也是行业信心濒临崩塌的一年。

资本市场遇冷也是普遍的共识。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影响,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普遍进入冰冷期。一级市场融资困难,大量国内企业今年纷纷在二级市场寻求上岸,港交所甚至出现敲钟企业太多,钟不够用的事情。

但这些是否就能证明2018年是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呢?

这让我想起了杭州采访的一个年轻公司回车科技,这个由90后浙大毕业生组建的团队,以脑电波和人工智能结合,研发可穿戴产品。之前科幻电影里的场景,现在被一群充满想象力和勇气的年轻人实现了,今年他们公司也取得了千万级Pre-A轮融资。

人们在谈到新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变革时,常常说一句话,不要高估了短期影响,但更不要低估了长期影响。在我看来,这一轮以移动互联、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为驱动的新技术浪潮和创业浪潮,远远没有终结,而只是刚刚开始。

先说宏观经济形势,2018年还真不是糟糕的一年。远的不说,我们可以从1993年中国正式确立市场经济体制那一年算起,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间几乎每4年左右就会有一次大的宏观调控,不确定是常态,好日子是例外。

而今年中美贸易摩擦,很大程度是对信心的冲击。对绝大多数以国内市场为主阵地的中国企业来说,基本面并未受到影响。仅仅从天猫平台双11实现2135亿元成交额就能看出来,市场消费力有多旺盛,去年这个数字可是1682亿元。

具体来看那些陷入困境的行业和企业,很多是自身的问题。隐患早已埋下,震荡调整是意料之中,并不能代表创业黄金时代的终结,更不代表新科技、新经济的终结。

比如ofo的问题,很大程度是同享单车这种模式本身靠单独运营很难实现大规模盈利。共享出行天然带有公益色彩,公共交通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靠财政补贴存活的。共享单车作为新业态,短期内难以找到独立盈利的模式,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事实上,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单靠本身目前也没法实现盈利。

P2P行业的爆雷潮其实也在意料之中,这是一个早就需要监管层介入,确立标准,结束野蛮生长的行业。只是今年加大了监管力度,将行业问题暴露出来,那些不规范、不遵循规则的平台倒掉是好事。排毒自清之后,行业才会更冷静,更理性,更健康。

游戏行业出现窘境确实出乎很多人意料,但如果深究缘由也在意料之中。这两年舆论对游戏伤害青少年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必然会影响到监管层对游戏行业的态度。加上审批机构调整,出现短期的影响也不奇怪。

至于拿罗永浩的锤子近堕入的麻烦,来证明创业时代出现了问题,这个逻辑也不科学。一方面全球智能出货量都已结束了狂飙突进的红利期,进入瓶颈,没有哪家企业例外;另一方面,在锤子以外,小米、vivo、OPPO、华为在全球市场仍在攻城略地,赚得盆满钵满,这又该怎么解释?锤子的问题,到底是时代的问题,还是本身的问题?

02 创新才是新经济引擎

我今年近距离接触的企业,有很多取得了不错的发展。

比如民营快递老大顺丰,上市之后依然保持了快速成长的步伐,加快向综合物流服务提供商升级,与行业巨头DHL合作,与冷链巨头夏辉牵手,与新邦合作打造新重货品牌等等。

贝壳找房今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作为房产中介链家推出的线上开放平台,贝壳找房模式本身是一种创新物种,也是对传统房产服务模式流程再造的一种尝试,在各地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要说2018年印象深的新变化,我认为是To B企业级服务市场、产业互联的突起。

腾讯下半年启动第三轮组织架构调整,其中一个核心就是从消费互联向产业互联升级,通过提供连接、工具和生态,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化升级的入口;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百度金融今年都开始了强化科技属性,强化对外赋能,京东金融直接改名京东数字科技;美团、360、小米也纷纷开始强化企业级服务,进击To B业务;阿里钉钉的崛起也是亮点。

产业互联能够快速崛起,人工智能、物联、大数据等新科技是核心驱动力。在这个领域,我看到了一些创新企业的快速成长,并在各自领域取得了成绩。

当天猫精灵、若琪等智能音箱被市场青睐,AI+IoT科技也逐渐被消费者认知。几年前,IoT(物联)就曾让科技企业乃至传统制造业兴奋不已,并大量投入探索发展的可行性。另一边,AI技术发展迅猛,为IoT注入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AI+IoT成为驱动物联快速商用的共识,也成为产业互联值得期待的板块。

PC时期高度倚赖Web技术;此后从PC互联到移动互联是由于云计算技术的发展,云计算从IaaS到PaaS再到SaaS层顺次渗透,驱动了整个移动互联的蓬勃发展;而继续往下延伸就是大数据和机器学习,AI技术变化使沟通方式的再一次变革成为可能。 涂鸦智能CEO王学集是较早一批意识到这项科技变革的创业者。

这位昔日阿里云任总经理、云栖大会创始人,如今一头扎进AI+IoT领域,于2014年创立涂鸦智能,定位为全球化的智能平台,在全球范围内为类似若琪音箱、回车科技这样的消费类IoT智能设备提供B端技术及商业式升级服务。

截止到2018年10月,涂鸦智能累计服务客户超过93000家,而去年只有10000,实现了10倍速度的增长。目前,涂鸦智能和众多全球一线零售品牌达成合作。在日本与软银合作,开始大范围售卖Powered by Tuya的产品;在西班牙,与知名品牌SPC达成全面合作;在印度,与Syska达成合作并举办新品发布会。

在AI+IoT领域,不但涂鸦智能这样的To B类型企业,还有大量取得To B平台赋能的创业公司、中小型企业,都在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获得很好的发展。

深圳一家名叫Sleepace的智能睡眠健康公司,借助涂鸦智能的技术平台和海外渠道,其全屋智能的产品在全球35个国家落地销售,企业也拿到了多轮投资。Sleepace CEO接受采访时说,AI+IoT的结合,让IoT更加智慧、更人性化。

我有一名在北京一家大型投资机构做投资的朋友,她今年往杭州湾和深圳跑的多。她对我说,只要你发现有好的AI领域的企业,随时推荐给我,这个领域的投资不差钱。

AI+IoT、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正在通过产业互联的方式,切切实实的改变传统产业,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实现产品升级。

我认为,2018年是中国To B企业级服务的新元年,是大幕刚刚开启的一年,哪来甚么结束!

03 2018,值得思考的一年

马云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很多人说,现在做生意愈来愈难做,其实我觉得,生意历来都没好做过。但我们勇于创新,勇于改革。经济形势好坏对企业来讲关系并不是,关键是怎样给自己定位。

类似的话,柳传志、任正非、王石、冯仑、胡葆森等人都讲过。

这些经历过中国经济多轮周期性转换和宏观调控的企业家,对不确定性和经济困难早已习以为常,对他们来说,没有哪一年是容易的,也没有哪一年是糟糕的,能做的只有企业苦练内功。

2018年,如果你的眼睛只盯着ofo、锤子科技、大量倒下的P2P企业和游戏公司,你会觉得这是历史终结的一年。但如果眼光放的更宏大更长远,看到AI+IoT的突起,看到产业互联对传统行业的水滴石穿,看到类似AI这样的技术才只是刚刚起步,你会认为这是朝气蓬勃、刚刚起步的一年。

我采访杭州一家叫怀居照明的企业,常年做LED灯泡,由于竞争太激烈,创始人一度想提前退休。2016年怀居和涂鸦智能合作打造智能灯泡,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迅速打开了北美市场,登上了沃尔玛超市的货架,销量突破50万个。

所以,2018年绝不是糟糕的一年,也不是创业黄金时代终结的一年,而应该是促使企业家、创业者思考的一年。

为什么有些企业倒下了?为什么有些企业蓬勃发展?为什么你的结束,却是他的新生?

当所有人都认为电商时代已经终结时,拼多多却突起了;当所有人都认为传统行业靠自身的气力没法做好互联时,贝壳找房、叮当快药却成了传统企业做互联的成功案例;当所有人都在为融资难叫苦时,涂鸦智能和一大批合作企业却拿到了不菲的投资。

海尔创始人张瑞敏有一句名言,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期的企业。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说过一句话,没有成功,只有成长。

做时期的企业,做不断成长的企业,是2018年带给我们的思考。

那末什么是时期的企业?我理解就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的创新的企业。这类创新包括资源要素的创新、市场的创新、技术的创新、组织结构的创新等等。

没有一家拒绝创新的企业能够基业长青。比如AI+IoT时代到来了,坚持不转型的传统制造企业难免会被淘汰;新零售时代到来了,拒绝以用户为中心重新打造人货场关系的企业,难免被淘汰;强监管的金融政策环境到来了,不能适应监管要求的P2P企业,难免会被淘汰

但商业使人着迷之处就是不断创新,企业家令人尊敬之处就是敢于冒险。就像36氪那篇文章里引用《权利的游戏》中的那句话,畏惧失败的人,已失败了。

2018年,一切才刚刚开始,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正是出发的好时候。

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
白带脓性是怎么回事呢
外阴瘙痒用什么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