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世界经济深度衰退商品寒冬来临黄金再展魅力园

2019-01-11 23:52:32

  世界经济深度衰退商品寒冬来临黄金再展魅力

  本报资料图片

  制图/尹建防撞胶条

  □新湖期货研究部

  7月中旬以来,国际油价触顶回落宣告大宗商品牛市终结,商品从“高溢价”开始步入回归本质之旅,特别是国内市场在“十一”长假后经受了历史罕见的全线暴跌行情。在系统性风险得以充分释放后,随着期现价差逐步收敛,商品市场进入修复调整阶段,并在技术形态上呈现出典型的“L”形态。那么,究竟是熊市中场休息还是底部已经显现?

  摩托车模式不在

  在回复上述问题之前,我们觉得有必要先对商品的投资特征进行简要回顾:(一)与股票、债券等其他资产类别相比

,商品具有对冲通胀的能力,属于通胀保护型资产,特别是在未预期通胀发生时商品表现;(二)商品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经济处于持续增长期时商品表现突出,但经济衰退必然会导致商品价格调整。可以说,本轮商品价格下跌正好是对前一阶段全球经济从增速放缓到衰退转变的反应。随着实体经济衰退程度的进一步加剧,通缩风险将逐步显现,商品价格将不可避免地进入新一轮下跌通道。形象地说,商品市场目前正处于从初冬到严冬交替的季节。

  凯恩斯先生在其著作《通论》中曾提到,实体经济发展存在着非对称性,即经济实际增这景象使它开心了很多!但是速并未如预期那样乐观,但经济陷入衰退的程度却比想象中更为严重。目前经济形势似乎正印证了这一点,从公布的季度数据来看,包括英国、德国、日本在内的传统发达国家均已进入衰退阶段,而冰岛、新西兰、香港、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则面临货币贬值、资金撤离等更加严峻的考验,连一向持谨慎乐观态度的经合组织(OECD)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只能悲观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事实上,正如高风险溢价的股票市场一样,新兴市场国家(除中国外)经济增速历来以免疫力极差著称,并在较大区间范围(5%—10%)内宽幅波动,因此其被动型增长模式并非被特别关注。而焦点集聚在美国和中国这两大世界主要经济体,美国作为火车头的地位毋庸置疑,而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已经上升至14.5%,且经济总量即将跃升至世界第二位。

  长期以来,摩托车模式(美国消费是前轮,中国投资是后轮)主导并驱动着世界经济发展格局。但是至于极重而不可复加,美国凭借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向世界各国不断征收铸币税以维持其以消费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则采取出口导向型政策,近几年投资占GDP贡献度一直维持在40%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位运行导致有色金属、钢铁、房地产等诸多实体行业产能过剩,这就出现了经济学术语中常提及的刚性概念。

  一般而言,美国经济弹性比较好,主要得益于其金融市场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并构建了完善的缓冲机制,金融市场流动性也比较稳定。但中国却完全不同: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政策性投资片面追求GDP增速,在未对规划进行合理科学论证的情况下,重点投资建设与其经济持续发展不相适应的大型项目(如房地产业、经济开发区等),对“两高一资”行业发展并未予以限制;另一方面,国内现有资本市场体系和金融生态环境显然无法满足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正常筹借资金的需求缺口,很多以贸易加工为主的企业因面临出口订单减少和资金链断裂双重冲击而破产倒闭。此外,国家出台的多项产业政策在具体实施时也被扭曲成具有明显倾向性,因此常说的产业结构升级实际上进展比较缓慢。中国经济倒杆增长模式的刚性特征,决定了其在调整时期极易出现难以遏制那么的局面,从近两月GDP、PPI和工业增加值等指标也可以比较直观地看到。

  在宏观经济进入衰退周期时,各国政府一般会结合本国实际灵活采取不同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组合方式,以达到反周期和熨平经济波动的目的。货币政策方面,新兴经济体为避免本国货币危机而采取提高利率的举措,而包括美国、中国、欧盟和日本在内的央行主要采取公开市场操作和降息等手段以稳定市场流动性。但又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尽管部分央行利率存在较大幅度下调空间,但美国和日本基准利率已经非常低(1%和0.3%),当市场对未来经济预期丧失信心时,很可能再度陷入如日本那样长达数年的货币流动性陷阱;二是中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尚未健全,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之间的关系难以界定,央行在利率政策调节上也存在一定时滞性,即利率调节幅度较慢,在通胀上行压力较大时,实际利率低于名义利率,但在经济下滑甚至通缩显现时,实际利率依然高于名义利率。为此,国家在出台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的同时,适度加强了对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指引,但这也需要一段时期的观察。

  从初冬到严冬

  尽管世界经济衰退已是共识,但衰退程度到底有多深,影响层面到底有多大,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从历史视角来看,如果说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2001年互联草木皆兵泡沫是一种局部外生性变量,那么本轮金融蒸汽蒸饭车危机则是一次从核心向外围扩散蔓延的系统内生性冲击,实体经济衰退程度可能远比预期更为严重(美国S&P500指数已经跌破2002年低点),各国政府竭尽全力的救市措施也仅能起到延缓衰退时期的作用。美国金融市场修复能力正在经历考验,中国强劲政策组合拳的后续效应令人忧虑,因此中美经济调整期也可能较预期更长。在经济形势尚未有任何恢复迹象之前,商品市场仍将处于漫漫熊市阶段。在缺乏实质性需求支撑下,原油、工业品向下修正的幅度将继续加大;农产品价格尽管受到国家政策托市,但仍有回归平衡的内在需求;在商品普跌之中,金融属性凸显的黄金,或许将再度展现出一枝独秀魅力。

超级英雄朵纳
丹东对讲机
西服男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